温病学 / 凉膈散类

凉膈散类

四、凉膈散类方

(一)凉膈散

(二)清心凉膈散



四、凉膈散类方


凉膈散类方是指凉膈散、清心凉膈散,临床对于疱疹性口腔炎、癫痫、肺炎、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喉科病症等属本证型,可参考辨治。举例如下。


(一)凉膈散

1.疱疹性口腔炎疱疹性口腔炎系单纯疱疹病毒感染所致,小儿临证常见内伤积滞,腑气不通,胃火偏盛,又外感时邪不得宣散。凉膈散保留灌肠和穴位外敷的联合应用,有釜底抽薪、上病下取之意,对中药汤剂喂服或静脉点滴较为困难的患儿,特别是婴幼儿较为合适[1]。

2.肺炎邪热内结,上迫于肺,可伴有阳明腑实,选用凉膈散,清上焦郁热,散火于上,并泻下通便以泄中焦蕴热、积滞,荡热于中,则膈热自清。但攻伐不宜太过,太过则耗气伤津,损伤正气,要慎查病情,中病即止[2]。

3.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  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高热期见高烧不退、咽喉肿痛失音、扁桃被灰白厚的一层组织包裹,是热毒炽盛,热邪积聚于咽喉部的一种表现。大便只要不稀溏,均可采用凉膈散清上泻下,釜底抽薪,正所谓“温病下不嫌早”,“急下存阴”。


(二)清心凉膈散

清心凉膈散乃《温热经纬》方,具有清气泄热、凉膈解毒之功效,是治疗疫疹初起之良剂,加入银翘、丹皮、赤芍、人工牛黄、僵蚕、重楼等清热凉血之品,增强其泄热解毒之功效。该方具有散风、清胃泄火、利咽解毒之功效。使用该方的辨证要点:咽喉红肿、疼痛,舌红,唇红,口渴思饮,恶寒轻发热重,有汗或无汗,咽喉、扁桃体化脓,溺黄,苔薄或薄黄,脉数洪大,或兼有头痛、身痛、鼻塞、流涕,或有吃辛辣燥热之品及受热史。此方对于较重喉症最为适宜,只要辨证准确,就能收到很好的疗效[2]。


【医案】

肺炎案(董建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林庆祥医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

李某,男,61岁。初诊:1991年12月12日。主诉:咳喘发热两周,伴呃逆腹胀6天。素患咳喘,病史10年。1991年12月6日因淋雨后咳喘发热,一周后住院。胸片示:“慢支肺气肿、右下肺炎。”予青钾、氨苄静脉滴注高热不退,咳喘胸痛,更伴便秘腹胀、呃逆频作。配合1:2:3灌肠,症仍不减,遂邀林老会诊。症见壮热不退(体温38.5~40C),咳喘痰黄,呃逆频响,纳呆厌食,腹胀便秘,但头汗出,面色少华,精神萎靡。诊查:舌质红,苔黄厚腻、中部焦褐,脉细数带滑象。辨证:肺热壅盛,腑失通降。治法:泻热通腑。处方:生栀子10g,生大黄10g,芒硝10g,薄荷3g,黄芩10g,连翘15g,淡竹叶10g,甘草3g。水600ml煎至400ml,分三服,一剂。二诊:12月13日。遵医嘱。日泻黄色稀水便七次,是夜热势顿减(39.5℃降至38C),呃逆亦缓,但觉神倦腹胀纳差。舌质红,苔黄腻,脉细带数。无形热邪易泻,有形湿浊难化。中焦湿蕴热伏,虽虚赢疲惫不可言补,仍以清化为治,苏连藿朴夏苓汤化裁。苏叶6g,黄连Sg,朴花10g,藿梗5g,半夏9g,茯苓20g,马蹄金10g,滑石18g,内金20g,甘草3g。日1剂。三诊:12月16日。药服3剂,腹胀已除,咳嗽减轻,静息不喘,纳食渐增,仍诉倦怠。舌偏红,苔薄腻,脉细带数。肺经余邪未尽,元气虚疲待复,攻补兼施两和肺胃。太子参24g,麦门冬15g,五味子6g,桑白皮12g,怀山药15g,枇杷叶9g,川贝母6g,鸡内金9g,粉甘草3g,日1剂。1周后精神振复,康安如常。


参考文献

[1]毕美芬,黄如红,钟挺,凉膈散加减方灌肠合外敷口疮散治疗疱疹性口腔炎50例[J].山东中医杂志,2009,28(3):166-167.

[2]江远光.清心凉膈散加味方治疗喉症50例[J].四川中医,2001,19 (11):65.297


㊟ 用中医 简体中文版提供的内容仅用于学习和探讨,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
使用条款和隐私条款。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粤ICP备1715847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