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病学 / 白虎汤类

白虎汤类

二.白虎汤类方


(一)白虎汤

(二)白虎加人参汤

(三)白虎加苍术汤

(四)竹叶石膏汤 

(五)王氏清暑益气汤



二.白虎汤类方

    白虎汤类方是指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白虎加苍术汤、竹叶石膏汤、王氏清暑益气汤,均具有清热生津之功,临床应用于感染性疾病辨证为气分热盛而伤津之证。举例如下。


(一)白虎汤

  1.高热 白虎汤被称为“寒剂之祖方”,是治疗阳明气分热盛的主方,广泛应用于各种发热性疾病,取得了较好的退热效果。如对于肿瘤、红斑狼疮等恶性疾病伴有的发热,虽其病机错综复杂,但繁中取简,根据辨证,只要存在里热证,合用白虎汤,往往顿挫热势。

  2.流行性出血热安丽芝治疗流行性出血热时选用清泄阳明里热、保津之白虎汤,并加用竹叶、山豆根、板蓝根加大清热力度,皮下瘀斑,血小板减少加水牛角、牡丹皮,低血压加附篇温病学方药的临床发挥

生脉散,蛋白尿加萆薜、金樱子[1]。

    白虎汤的现代临床运用非常广泛,涉及感染性疾病、内、外、妇、儿、五官科等领域,如急性结膜炎、流行性腮腺炎、三叉神经痛、小儿口疮、唇炎、牙龈脓肿等具有阳明热盛,脾胃蕴热的病证。


(二)白虎加人参汤

    1.糖尿病 颜耀东运用白虎加人参汤治疗糖尿病,饮多者加花粉、石斛,尿多者加覆盆子、桑螵蛸,消瘦者加怀山药,有疖肿、皮肤瘙瘴者加生地、银花,有知觉障碍、肢体痛、麻者加丹参、赤芍,便秘者加麦冬[ 2]。

    2.中暑 李鸿翔运用白虎加人参汤合安宫牛黄丸治疗中暑,用白虎加人参汤清暑泄热,益气生津,安宫牛黄丸清热开窍,获得良效[3]。

    此外,白虎人参汤可用于强直性脊柱炎、灼口综合征、肿瘤性发热等病。


(三)白虎加苍术汤

    1.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曾沛森运用白虎加苍术汤治疗风热乳蛾出现的高热,基本方为生石膏、知母、板蓝根、青天葵、蝉蜕、苍术、甘草,若咽喉痛或乳蛾红肿化脓加玄参、马勃;若咳嗽痰黄稠加桔梗、桑白皮;若大便于结加瓜蒌仁、火麻仁[4]。

    2.痛风性关节炎急性期胡建岳治以清热利湿、祛风通络,使腠理之湿热透表而去,又能使阴分之湿热清利而消。同时四黄散(大黄、栀子、黄芩、黄柏)外敷具有清热、活血、利湿的作用,以增强局部消肿退热止痛之功[5]。


(四)竹叶石膏汤    

    1.感染性低热 西医认为感染性低热常见于病毒、细菌、病原虫等感染引起的高热之后,原有感染已愈,但体温调解中枢对体温调节仍未恢复正常所引起。中医学则认为不论是伤寒还是温病,都存在余热未清的见症。伤寒解后,虚赢少气,气逆欲呕,竹叶石膏汤主之。温病瘥后,若气液虚而余热未清则仍用竹叶石膏汤清泄余热,益气生津并行,防止热邪复炽,死灰复燃。

    2.葡萄膜炎 王连方在临证时常用竹叶石膏汤加入干姜,辛开苦降,以奏寒温并用,阴阳并调之效。诸药合用,内热清除,气机调畅,阴液得以滋养,从而使眼部血液运行恢复正常[6]。在治疗过程中,将中药与糖皮质激素联合应用,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既加强糖皮质激素的疗效,又可以预防激素停用后的反跳现象,减少其毒副作用和并发症。

    3.口腔溃疡 刘会洋认为是热毒火盛,损及阴气,正气亏虚不能托毒外出形成邪恋所致[7]。竹叶石膏汤既能清热又能养阴,再加补气之药扶助正气,标本兼治、重在固本,抑制口腔溃疡反复发作。若情志不畅,肝气不舒者,可加柴胡、白芍、枳壳;热毒甚者,加升麻、黄连以清热解毒;兼便秘者,加制大黄、火麻仁以通腑泻浊。

    此外,竹叶石膏汤还可用于小儿肺炎后期、外感后久咳、癌性发热、慢性食管炎、颅脑损伤等病。


(五)王氏清暑益气汤

  1.小儿夏季热小儿夏季热临床症状与“疰夏”病相似。西医学目前对本病尚无特殊疗法,中医辨证多为“暑伤肺胃”证候,用王氏清暑益气汤清暑益气,养阴生津。

  2.干燥综合征干燥综合征日久,有逐渐消瘦、神疲、少气、懒言等气虚现象,故在养阴生津治疗的同时,必须益气,特别是补益肺脾肾之气。若得此三脏精气充盈,上濡其清窍,则干燥自除。故在王氏清暑益气汤中又加黄芩、百合、山茱萸、生大黄,以增强泄热除燥、养阴益气之功,可获良效。


【医案】

    高热不退案(陈明,刘燕华,李方.刘渡舟验案精选[M].北京:学苑出版社,1996.)

    孙某,女,3岁。出麻疹后,高热不退,周身出汗,一身未了,又出一身,随拭随出,与《伤寒论》所说:“溅溅汗出”之证极为相似。患儿口渴唇焦,饮水不辍。视其舌苔薄黄,切其脉滑数流利。辨为阳明气分热盛而充斥内外。急当清热生津,以防动风痉厥之变。处方:生石膏30g、知母6g、炙甘草6g、粳米一大撮。服一剂即热退身凉,汗止而愈。

    按语:本案为《伤寒论》的“白虎汤”证。该方为阳明之热,弥漫全身,充斥内外的“表里俱热”而设。临床以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为辨证要点。患儿疹出之后,续发阳明病的“四大”证候,说明邪热弥漫表里,尚未敛结成实,未见大便燥结。而用白虎汤大清阳明气分之邪热,故能热退身凉,汗收而病愈。


参考文献

[1]安丽芝,白虎汤为主治疗流行性出血热47例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03,25(8):599-600.

[2]颜耀东.白虎加人参汤治疗糖尿病58例小结[J].湖南中医杂志,1994( Sl):8-9.

[3]张卉秋.李鸿翔运用白虎加人参汤验案举隅[J].浙江中医杂志,2001,36(10):40-41.

[4]曾沛森.白虎加苍术汤为主治小儿高热[J].新中医,1993,(3):38.

[5]胡建岳,章明.白虎加苍术汤加减合用四黄散外敷治疗急性期痛风性关节炎64例[Jl.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0,24(3):30.

[6]王连方,任钰萍.竹叶石膏汤加减治疗葡萄膜炎体会[J].浙江中医杂志,2011,46 (12):907.

[7]刘会洋.竹叶石膏汤化裁治疗口腔溃疡体会[J].内蒙古中医药,2014,33(27):44.





㊟ 用中医 简体中文版提供的内容仅用于学习和探讨,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
使用条款和隐私条款。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粤ICP备1715847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