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病学 / 温病兼夹证的治疗

温病兼夹证的治疗

第三节  温病兼夹证的治疗


一、兼痰饮的治疗

二、兼瘀血的治疗

三、兼食滞的治疗

四、兼气郁的治疗



第三节  温病兼夹证的治疗


  在温病发展过程中,一些兼夹的病理因素如痰饮、瘀血、食滞、气郁等,对温病的病机演变、病情发展和预后都具有重要的影响。


一、兼痰饮的治疗

  温病兼夹痰饮,一方面为患者素体有停痰宿饮,感受温邪后,即与痰湿互结,出现痰湿气阻的兼夹证。另一方面由于在温病过程中体内津液不能正常布化所致。如湿热病邪流连三焦,使三焦气机阻滞,水道通调失利,津液输布受阻而成痰饮;或热邪炽盛,煎熬津液,炼液成痰,痰热互结。


  1.燥湿化痰理气适用于痰湿内阻者,症见胸脘痞闷,拒按,泛恶欲呕,渴喜热饮而不欲多饮,舌苔黏腻。可在主治方中加半夏、陈皮、茯苓等理气化痰燥湿之品,也可用温胆汤类。

  2.清热化痰开结适用于痰热互结,由于痰热所在病位不同,其证情与治疗用药也随之不同。痰热壅肺者,症见身热,咳嗽或气喘,胸闷甚则胸痛,痰黄而黏稠,舌苔黄腻,可在方中加瓜蒌、川贝、蛤粉、胆南星等清肺化痰之品。痰热结胸者,症见发热,胸下按之痛,舌苔黄滑腻,脉滑数等,可在主治方中加用小陷胸汤等化痰开结。痰热闭窍者,症见神昏,舌謇肢厥,喉中有痰声,舌红绛苔黄腻,可在清心开窍剂中加用胆南星、天竺黄、竹沥、菖蒲、郁金及猴枣散等化痰开窍之品。痰热阻于肝经者,症见灼热,肢体抽搐,甚至角弓反张,喉间痰鸣,舌质红绛苔黄滑,脉弦滑数,可在清热息风剂中加用牛黄、天竺黄、竹沥等以化痰息风。


二、兼瘀血的治疗

  温病兼夹血瘀,主要原因有三种:一是素有瘀血宿伤,比如外伤所致的瘀血内停,及各种疾病引起的血瘀证,当感受温邪以后,易形成瘀热互结;二是温病过程中热盛动血,迫血妄行,离经之血停蓄在体内,或热邪炽盛,耗阴灼液,血液黏稠,脉络血行不畅;或温病后期脏气虚衰导致血行无力;三是恰逢妇女经血适来或产后而病温,热陷血室,热瘀互结,导致经停或恶露不行成瘀。根据温病过程瘀血所在部位不同,还有以下相应的治法。


  1.清营血,化宿血是用清解营血、活血化瘀之品以治疗体内原有瘀伤宿血和热入营血并见证。症见身体灼热,胸胁或脘腹刺痛或拒按,舌质有瘀斑或紫晦,扪之湿润。常在清营凉血方中加入活血散瘀之品,药如桃仁、红花、赤芍、丹皮、丹参、当归尾、延胡索、山楂等。

  2.清血室,化瘀热是用凉血化瘀之品以治疗热人血室证。症见壮热或寒热往来,小腹胀满,昼日明了,暮则谵语等。常在小柴胡汤中加延胡索、当归尾、桃仁等。


三、兼食滞的治疗

  温病兼夹食滞,一方面由于病前宿食未消,停滞于中;另一方面由于病中脾胃的受纳运化功能减弱,勉强进食,难以消化,以致食滞内停而成。尤其多见于温病的恢复期。


  1.消食和胃适用于食滞胃脘,症见胸脘痞闷,嗳腐吞酸,恶闻食臭,舌苔厚垢腻,脉滑实。常在主治方中加用消化食滞之品,如神曲、山楂、麦芽、莱菔子、陈皮等,也可加保和丸。

  2.导滞通腑适用于食滞肠腑,症见腹胀而痛,肠鸣矢气,其气臭秽,大便秘或泻,舌苔厚而浊腻,脉沉涩或滑。常在主治方中加用消食导滞,通导肠腑之品,如枳实、槟榔、大黄、厚朴,也可用枳实导滞丸。


四、兼气郁的治疗

  温病兼夹气郁,多因情志失调而引起气机郁结,肝脾不和,症见胸胁满闷或胀痛,时有嗳气或叹息,泛恶,不思饮食,脉沉伏或细弦。常在主治方中加用理气解郁、疏肝理脾之品,如香附、郁金、青皮、枳壳、木香、苏梗、佛手、绿萼梅等,也可用四逆散。


㊟ 用中医 简体中文版提供的内容仅用于学习和探讨,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
使用条款和隐私条款。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粤ICP备17158474号-2

返回顶部